傳法師父:

謝謝你這段文章的分享
我也是沉默的一群,但不表示我心中不關心也不注意.
只是我不知道要如何出口,
才不會造成進一步的人心撕裂和分離.
文中道出了我心中諸多說不出口的心聲....
我也會靜心多面向去思考的.
再次謝謝您的分享~

Leddy


::::::::::::::::::::::::::::::::::::::::::::::::::::::::::::::::::::::::::::::::::

From 昭慧法師

出國在即
忙碌萬分
我實在沒時間逐一回函
指出妳論述與辯證的諸多盲點
我個人對倒扁事件的定調
就在本期弘誓電子報
一字不改!
我認為阿扁實在對不起自己
也對不起台灣
但是倒扁陣營的許多做法與說法
也讓我打個大問號!

我還是非常清晰地維持我的觀點
而且要補充告訴妳
我的政治觀察:

台灣事實上已被三種少數之所綁架:

深藍與深綠的兩種少數

最極貪腐的無黨聯盟這種少數

先講後者:
像顏清標或林丙坤之類無黨聯盟這群政客
與藍營密切合作
我很難想像
貪腐的只是民進黨
我也不會相信
扁倒後台灣的政治社會
就不會再出現貪腐!
我更不相信廣場上同樣的紅潮
會為藍營貪腐行為
發出同樣的怒吼!

只針對扁的所謂貪腐大作文章
卻對國民黨過去與目前仍存在的貪腐行為
視而不見
或是高高舉起
輕輕放下
這是哪一門子的正義?

如果妳們這些廣場上的倒扁民眾
真的是超越藍綠的中間選民
應該就事論事
凡有貪腐的政客
一律施以同樣狠絕的批鬥
因此在批扁之外
也要同步回頭向國民黨中央黨部嗆聲
請他們將該筆國家土地吐出來
而不是將竊自國產的土地轉賣給第三者
請他們將不當攫取自國家的黨產吐出來
就像逼令陳水扁將阿卿嫂或羅太太的薪資吐出來一樣
在批扁之外
對於與經濟罪犯陳由豪曖昧交往
卻不說服陳由豪回國面對司法的施明德
也要以同樣規格的道德標準來加以檢驗!

但是妳們沒有
妳們只是將阿扁當作十惡不赦的壞蛋
必欲除之而後快
但對道德上也有重大瑕疵的施明德
以及藍營那些貪腐共犯
卻視作英雄一般
在廣場上熱烈歡迎
在媒體上極盡美化之能事

我如果列出了那些我所親知的國民黨政客貪腐名單
具體告知妳他們的貪腐事蹟
妳們會這樣對他們展開清算嗎?
他們之中有的人
還在台上一起搖旗吶喊
喊倒扁喊得煞有其事
而且接受人民如同英雄一般的歡呼呢!
如果不信
妳試試看
妳上台點出他們的名字
具體把其貪腐事蹟覆述一遍
並用倒扁的語言與姿勢
來同樣對付這些無恥政客
看廣場上會有什麼結果!
到那時
妳再告訴我
他們不是藍營選民
而是中間路線的人民吧!

而且陳家固然差勁
但是阿扁有許多所謂貪腐的個案
至今還尚未明確
而停留在媒體炒作的階段而已
媒體在台灣
早已被藍綠兩大陣營分別把持
各說各話
我憑什麼依自由時報而認定阿扁清白
又憑什麼依聯合 中時
而就認定阿扁萬惡不赦?
我只能說
我對一切都姑且存疑
特別是兩個陣營的媒體
對敵營代表人物的指控
我都一概存疑
等待更多的證據浮現

而妳說馬英九若如何如何
妳會一樣走上街頭
我想請妳以最清明的心靈
深自覺察
深自觀照
請妳一點都不帶自我欺騙地
看看妳自己的心靈
妳對阿扁的厭惡
真的只是止於所謂的貪腐與瑣國政策嗎?
難道不曾挾雜妳所痛陳的族群問題嗎?
當年宋楚瑜出現興票案
妳有走上街頭嗎?
馬英九對黨產的處理如此粗糙與惡劣
還有那些極貪腐之能事的國民黨從政者
至今猶與民進黨的貪腐政客一樣
吃香 喝辣 泡女人
包工程 拿回扣
為貪腐罪犯開脫其罪
而向政務官軟硬兼施地予以關說
這都不是過去式
而是現在進行式
妳們現在豈不可以在倒扁的同時
一併在街頭清算他們
來證明妳們是超越藍綠的中間選民呢?

妳是一個受佛法薰陶的佛弟子
尚且對綠營一些偏激人士傷害外省族群的言語
難以消受
妳認為其他外省族群
會能釋懷這些語言羞辱的心頭之恨嗎?
他們從三一九以來對阿扁的種種羞辱
真的只是因為所謂貪腐嗎?
今天若是蔣公總統中正先生的夫人
妳會忍心看著媒體對她極盡羞辱之能事
針對她的首飾拿來畫紅圈放大特寫嗎?
老實告訴妳
要是我
我會不忍心

而連前副總統夫人方瑀的首飾比吳淑珍的還多 還昂貴
我從未見過妳們對她的首飾
發出過異議
更遑論是批鬥
別忘了富可敵國的連戰
他們家的家產是怎麼攢積起來的!

施先生是我過去的朋友
現在依然沒有彼此認定不是朋友
我不願言友人之惡
如同我不願言蔣家之惡一般
對陳總統
我同樣不會單純地看他是好人還是壞人
要嘛高捧上天
要嘛重踹在地
我們是什麼年齡的人了
難道還玩那種不是好人就是壞人的二分把戲嗎?

再者
外省族群受到的那些言詞羞辱
有哪一句出自阿扁之口?
阿扁有罵過外省族群諸如中國豬之類的話嗎?
沒有
相反的
他的許多知近幕僚都是外省人
他特別疼惜這些外省同僚
因此妳將這些外省族群所受到的屈辱
帳都算在阿扁身上
這真是不可承受之重
移情作用
會讓人把視某事為獨立自存的自性見
再予擴大
妳不妨學著用佛法來觀照
看妳的自性見是怎麼發展的!
為何將這些不滿
通通匯聚在一個倒扁的信念上

陳總統是我特意保持距離的人
保持距離
就是為了永遠保持在野
我在他任內
並未少公開發出箴言
質疑執政者貪婪與責備其做法輕率
現在大可不必牆倒眾人推
自己也湊熱鬧加推一把吧!

至於另一種少數
基本教義派在台灣
起著關鍵性的作用
藍綠二營的領袖
都想走中道
但他們都被基本教義派綁架
因此馬英九明明是溫和理性的政治人物
卻被深藍政客逼到一定要對扁口出惡言
否則就會被施以無情批鬥
甚至等著宋楚瑜來收割基本教義派選票
為了避免選票流失
馬英九已經讓人感覺
他對罷免案的態度變來變去

同樣的
陳水扁幾度要走中間路線
也被深綠陣營(特別是李登輝)批鬥
為了避免讓李登輝與台聯得利
於是陳水扁也顛顛倒倒
變來變去

妳以為換人來做總統
繼位者就不會變來變去嗎?
不可能!
蘇貞昌明明想開放大陸政策
一聽到台聯批他蘇修
不就只好縮手了嗎?

善變的陳水扁下台
還會有無數個善變的某某某上台
他們都同樣在演著變來變去的戲碼
因為他們不甘損失深色選票
為此而被基本教義派綁架了
這就是我所看到的台灣政壇真象
我不會傻到以為
只要扁倒
一切都將改變!
因此在本次事件上
我無意護扁
也無意倒扁
我只以佛法來檢視政治
維持佛教主體性的立場
拒絕被任一陣營拿來消費!

妳們的倒扁運動
既設定了不是你倒就是我倒
已是革命手段
我十分擔心後果
這不是指扁終於下台的後果
而是指外省族群與深綠群眾之間
撕裂了更大的傷痕
妳們太一廂情願地以為
廣場的聲音就是人民的聲音
但我同時聽到的是兩個陣營的人民怒吼!
當陳水扁與吳淑珍
被過份惡毒的言詞之所批鬥的同時
熊熊怒火也同步在燃燒著綠營民眾的心靈
妳們所有對陳吳二人的言詞羞辱
都讓他們覺得宛如掌摑著他們
這已勾起了他們自二二八事件以來
對外省族群的心頭舊恨!
他們認為妳們帶著中產階級的驕傲
肆意欺凌著他們的領袖
我明確告訴妳
他們的恨與怒
是絕不亞於廣場人民的

未來任何人當總統
都不可能凡事周全
一旦親信或眷屬犯錯
對立陣營的人都可依樣畫葫蘆
將同一陣營民眾召喚來
包圍總統府
而且打死不退

妳們之間結的樑子
只有越來越深
妳們之間只會越來越深惡痛絕
並且用對方最為痛恨的語言
繼續這樣彼此傷害下去
就像過往互指中國豬或漢奸一樣

我看到的是共業的深重
我為此感到悲涼!
因此只能保持暫時的沉默
留待萬一這麼一天
略盡棉薄以勸雙方各退一步
化解彼此的深仇大恨
怕只怕這一天到來時
我也無能為力了

昭慧 合十

::::::::::::::::::::::::::::::::::::::::::::::::::::::::::::::::::::::::::::::::::

摘自佛教弘誓電子報。第144期

以佛法觀點看台灣近日亂局 ——95.9.10共修會開示
時間:95.9.10
地點:佛教弘誓學院大殿
開示:昭慧法師
紀錄:釋維融


各位法師、各位同學、各位菩薩:

今天的共修會,到此唱誦告一段落,接下來是開示時間。

首先,我們還是對尊敬的上慧下英老師父,表達我們最深的思念。一年又要過去了,在這一年當中,我們也面對了許許多多的老、病、死、憂、悲、苦、惱。每次在關鍵時刻,常住忙碌的時候,常住大眾聞法、禪修而深得法喜的時候,常住大眾在忙碌過後休閒的時候,我們都不禁會想念起慧英師父。我們忙碌的時候,她也忙碌;我們不忙碌的時候,她依然忙碌。她就是這樣週而復始地在照顧著我們,照顧著庭院的花草樹木。

我們說法的時候,她永遠是用最燦爛的微笑聽聞佛法;舉行禪七的時候,她既使是抱病也會參加,精進不已;我們休閒的時候,會看到她可愛的笑容,她甚至會為我們唱一首日本老歌,讓我們歡天喜地。這一切都過去了,這就是無常!一切都是無常的。今天的共修會,在她圓寂週年前夕,大家為她誦經祈願,追念她,也報答她。我們報答她的方式,就是在法中更加精進,得到佛法的喜樂,這樣我相信,她在淨土之中看到了,也會綻放笑靨的!

這幾個月以來,可以說,台灣處在動盪之中。這動盪來自政治人物不正確的行為——姑息養奸,縱容親信為惡,或是自己也沒有謹慎做到「不偷盜、不妄語」。這是一個讓人非常感歎的事,我們看到:一個人身上如果沒有戒律,或輕忽戒律的時候,會給自己或給社會帶來多大的災難!我們試想:如果執政者、在位者,能夠心心念念不殺、盜、淫、妄、酒,許多過惡都不會發生。堅不偷盜,乃至不要不與而取,那麼,就不會有台開案、禮券案、發票案;如果堅不妄語,那麼,就不會有國務機要費用其他發票來報銷的行為,因為這就是偽造文書呀!

當然我們知道,總統是體念到國家的艱難處境。他說:外交方面,有些經費沒有辦法核銷,只好用那種方式,但是佛弟子時時都要提醒自己:目的正確,並不代表手段就可以不正當。我們還是要這樣自我要求:即使是目的非常正確,也要步步為營,讓每一個過程都是光明磊落的,都是說得過去的。尤其是,權力讓人驕傲、讓人腐敗,權力也是讓那些沒有權力而又企圖擁有權力的人憎恨、仇視,必欲誅之而後快。所以擁有權力的人,更加要依戒律而善護其心,才不會導致今天這樣的結局。

這次反扁運動,施明德先生說:宗教界的人可以站出來作糾察隊,這使許多宗教界人士做出了呼應,也有宗教界人士站出來反對。呼應的包括星雲大師、周聯華牧師等;站出來反對的則有高俊明牧師。兩邊的人都曾找我,他們要說服我,站出來就是為了正義。然而不管他是所謂的「挺扁」,還是「反扁」,我都反問他。我會問「反扁」人士說:「今天這些事如果發生在馬英九身上,你會用這種極盡羞辱之能事的手段嗎?」真誠的人會告訴我:他不會!

我是一個不看電視的人,偶爾這幾次出外,看到電視新聞,不免非常的驚奇,我看到我們的總統夫人吳淑珍女士——她是半身癱瘓的殘障者,由於穿金戴玉掛珠寶,電視畫面上將那些部位都畫上了紅圈圈。頭部、耳部、頸部、手部都畫著紅圈圈,向觀眾示意這些部位的珠寶。然而倘若她的珠寶,不偷、不盜、不搶、非貪污所得,配戴它有何不可?我們當然可以要求總統夫人穿戴樸素,可是她總還有人權吧,媒體需要這樣羞辱她嗎?所以我問道:假使今天事情是發生在馬英九身上,發生在蔣總統中正先生身上,你忍心這麼做,你敢這麼做嗎?你們也會為同樣披金戴銀掛珠寶的連方瑀,畫上那麼多紅圈圈嗎?沒有!不會!那就是兩套標準,不要自以為公正,不要自以為代表正義!

綠營的人也找我,希望我為了是非,為了正義,能夠站出來講幾句話。我反問道:講是非,你們會很難堪的!以其他發票核銷國務機要費,明明就是錯的,這還有什麼是非可言!再來,我也請教綠營人士:今天這種事情如果發生在馬英九身上,你們會放過他嗎?他們也坦誠告訴我:不會的,不會放過他。

瞭解嗎?這就是今天的台灣!我們看到了,這裡沒有真正的正義與是非,正義與是非,都是拿來裁判「外人」的,可是對「自己人」是不可以這樣子做的。兩造都是用兩套標準來衡量「自己人」與「外人」,因此一方面極盡能事地維護「自己人」,一方面極盡尖酸刻薄地羞辱著「外人」!

與施明德先生很早就相互認識,在過去黨外運動非常艱難的時候,我感念他為台灣所做的一切,所以他要選立委,請我站出來助講,雖然政治風氣沒有這樣開放,但我還是站出來了。我認為:台灣人民應該感念他!他為台灣坐牢,犧牲了廿五年的歲月。

但是這次他要求宗教界人士站出來,我就回應媒體:我目前還不會站出來!我不站出來,不是為了保持「中立超然」,而是因為,在此中我看到的不是「公平正義」!而是以兩套標準來看待兩造陣營的幫派鬥爭。再怎麼說「超越統獨、超越藍綠」,你都可以看得出來:這是兩個族群壁壘分明的戰鬥,這個時候宗教界人士站出來,是過早把自己消費掉了!只能夠滿足媒體的興趣,成為媒體炒作的焦點。媒體今天說:某某大師站出來了!明天說:某某牧師站出來了!改天說:某某主教也說話了!可是這些大師的法語,真的能夠讓兩個族群心平氣和嗎?人們依然是在歸類:「喔!這個大師是藍營的,那個牧師是綠營的。」只是如此而已!而且,他們講的話公道嗎?也不盡公道啊!如何檢驗其公道與否?那就是:對於另一陣營所發生的同樣行為,我們見不到同樣義正辭嚴的譴責。

「貪」這件事情在台灣,乃至在中國的文化裡,是根深蒂固的。一代一代,一場又一場地上演著貪腐的戲碼,「上下交征利」,上至廟堂之上,下至平民百姓之中,這類事情不斷發生。我們應該要深刻檢討:擁有這樣的文化,我們須要改進、懺悔!

包括許多宗教師,都陷入這種文化的氛圍裡,有的甚至忝不知恥。當「宗教團體法」要求寺院、宮廟、教會把會計帳做好,要求會計帳要每年呈報相關主管單位時,你看看,某位佛教大法師是多麼的反彈!白道黑道一起來,從上到下施壓立法院,就是不要讓宗教團體法三讀通過。為什麼?一句很簡單的話,渾水就好摸魚!如果你的每一筆帳都清清楚楚,為什麼怕呈報?為什麼拒絕被監督?基督徒常常說:「我們都是罪人。」佛教比較不使用「罪人」這樣的話語,而會說是「無明、煩惱眾生」。我們看看,無明、貪婪,是如此地腐蝕著很多很多人的心靈,包括許多勸人要「看破、放下」的宗教師!

想想看,宗教團體、公益團體,都享有免稅的優惠,錢財來自十方,為什麼不可以公諸十方?既然享受了權利,憑什麼不可以盡義務?當時,許多佛教團體也是一樣!串連、簽署、抗議,甚至揚言要上街頭。我曾勸其中一些法師說:你們千萬不要丟人現眼了!我們佛教法師,很少聽說會為社會正義而走上街頭,竟然為了你家不肯報帳這檔子事走上街頭,看誰會理你們!誰會看得起你們!所以,宗教大師們,先別忙著站出來「反貪腐」,請捫心自問,面對著十方善信的捐款,有沒有每一筆、每一筆清清白白?如果沒有,那請先自己好好懺悔!

其次,我們看到兩造對立如此嚴重,我們發現到每一方都認為正義站在他們這邊,而且互相不能說服對方,互相不可能用同樣的方式來對待「自己人」,這時,宗教就要格外謹慎,不要加入幫派鬥爭!我們不希望任何一個人因此而流血!我這番為什麼不呼應施明德先生的話而站出來,因為我聽到他說:「不是扁倒,就是我倒。」這意味著兩造掀起了一場殊死之戰。在這個民主法治的時代,似乎沒有需要做到這般田地。陳總統做錯了,夫人有錯誤,他們的親信、他們的眷屬有過失,法律自會懲處。當然,我們也可以要求總統下台,但很像目前還沒有到達「時日何喪,予及汝偕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程度吧!有這麼深的國仇家恨嗎?

馬英九這句話是對,「哀矜而勿喜」!我們看到了兩造民眾激昂的情緒,也看到了政治人物巧用權謀,趁機「割稻仔尾」。佛弟子看到這些眾生相,要以真誠、寬厚的心,抱持「哀矜而勿喜」的態度,並且自我警惕:今天如果是你,站在總統那個位子上,出現了眷屬、親信的貪腐事件,你會怎麼做?即使你不站在那麼高的地位,站在你現在的位置,你會怎麼做?會不會把不相干的發票拿來銷帳?會不會想盡辦法來逃漏稅捐?談生意時有沒有跟人拿點回扣?當人家要拿回扣,或是要你開立不實金額的收據,你會為了利益而答應他嗎?

如果我們今天不認認真真以戒律來自我祈許,如果我們認為在小處「方便、方便」沒有關係,那麼我們就不可能忽然成為潔淨的聖人。我們依然會帶著在小處「方便、方便」的習氣出家,帶著這個習氣來做總統,我們會覺得「那沒什麼要緊」,差別只在於「有沒有被抓到」而已。我們要好好把這個事件當做一面鏡子,拿來警惕自己。佛說戒律是「別別解脫」,每一條戒都可讓你得到一分解脫。想來陳總統與夫人此刻都是熱惱交煎,憂悔不樂的。他們受到種種羞辱,未來還有不可預測的司法審判等在後面,想來他們應該是悔不當初吧!

人們也有盲點,經常不自覺陷入族群情緒而無法自拔。例如:假如當經濟罪犯陳由豪揚言他見過吳淑珍的時候,吳淑珍坦然承認,今天也許不必要繼續被窮追猛打。因為收受政治獻金並不違法。可是總統大選的選情緊繃,為了競選得勝,吳淑珍於是硬說她沒見過陳由豪。她為此付出了多大的代價!你從這裡,就可看出台灣社會病態的價值觀。當其時,許多綠營人士認為要顧大局,即使有也不可以說出來,因此他們深責不肯配合妄語的沈富雄立委,認為他不知好歹,不顧大局,甚至在立委改選的時候,讓沈富雄一嘗落選命運。

可是你想想,一句謊言,要用多少謊言來圓謊?接下來面對著一環又一環的質疑與爆料,他們幾乎左支右絀,信用破產。

妄語不要講,講第一遍不習慣,講到第二、第三、第四遍,就會變成習慣了!到最後,只怕被揭穿,於是不敢講妄語,而不是打自內心恥於妄語。所以我們平時就要於細微處注意真誠。要認真檢視:自己的每一句話是否如實?不要不經心講出妄語。為了保護自己,講一點妄語,自認為「反正沒傷害到他人」,或是連傷害到他人,都不擇手段出以妄語,好讓自已「逃離現場」,假使一而再,再而三這樣做,有一天你當了出家師父,你當到總統,你成了總統夫人,脫口而出的往往還是妄語。這樣,心性的損失大沈重了!政治人物倘若謹守「不不與取、不妄語」戒,今天不致於一敗塗地。即使對手鬥爭、羞辱的許多手段,讓人覺得過於凶狠,沒有人性,但是回想起來,如果行為清白無暇,對手即使想羞辱你,也耍弄不起來!

在這次的事件中,我們看到了許多人性的負面要素:如凶狠、狡炸、虛委、巧取豪奪等,一些政治人物的行為,在我們這個社會做了非常壞的示範。在我小時候,國家的領袖被神化,我們心中最偉大的就是國父孫中山先生,總統蔣公中正先生,心裡把他們當典範,向他們學習,因為那個時候所受的教育,把他包裝成偉大的領袖,幾乎像聖人一般的純潔無暇;但是緊接著我們年紀成長了,我們看到許多翻案的文章,心目中的典範形像也隨之破碎了。

處於今時,我們要感到慶幸,因為在民主時代,政黨政治中,任何政治人物的瑕玼,都會被放大特寫的檢視;如果有過失與罪惡,更會被拿來批鬥,鬥到垮,鬥到臭。因此人民大眾很容易知道真象,也不容易被矇蔽。台灣一些政治人物,跟許多的市井小民沒有什麼兩樣,他們不是聖人,不必包裝,包裝沒有用,只有平時就養成潔淨的品格,這才有意義。

也許權力的誘惑力太大了,爭鬥的兩造都講到愛台灣,然而只要細心觀察,就可以發現,他們愛自己的權位,勝過愛台灣。現在講愛台灣,都變成了意識形態,其實骨子裏,愛自己的陣營勝過愛台灣。

佛弟子關懷人間,面臨當今台灣社會紛紛擾擾的政黨亂局,我們亦應自我反省與互相勉勵,更應以佛法的角度觀察世事。所以我們應以心平氣和,哀矜勿喜的態度,去看到兩造在爭鬥與對立中產生的種種罪過和苦難;而更以戒慎恐懼的心,體察這些罪過與苦難,並與親朋好友、同參道友,分享這些深反省:不要因為沒有持好戒律的原故,讓自己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以上是個人從佛法觀點,對最近台灣時局所做的分析。


::::::::::::::::::::::::::::::::::::::::::::::::::::::::::::::::::::::::::::::::::

前天晚上接到一通電話,劈頭就說是某電視台文化基金會在市場調查,
講完後就自顧自的開始問起問題來.
剛開始我愣了一下,回答幾題後.詢問總共需回答幾題?
電訪人員說很少只有7.8題,但批哩啪拉的又問了10多題.
我蠻訝異的是,現在的電話訪問到底有沒有做好事前的人員訓練.
一來沒有先就詢問內容簡單描述,告知大約所需花的時間還有回答題數.
再來也沒有請問我到底有沒有意願回答.
甚至連回覆可以有哪些選項也沒有告知.就自顧自的問起問題來.
重點是不誠實!明明就不止7.8題為什麼要說謊?只為了達成她電訪的目的.
後來覺得越來越不舒服.但終究還是耐著性子回答到最後一題.
但到了最後一題我發脾氣了.她的問題是---[請問你是支持藍還是綠?]
我聽了覺的很奇怪,為什麼這個選項只有兩個答案可以選?
整個電訪似乎有些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我回:[中間.]
她接著問:[那這樣說好了,上次選舉你投籃還是綠?]
我聽了突然勃然大怒:[拒絕回答!]
說完我就把電話掛了.

蠻訝異自己突然生起氣來,很久以來已經盡量降低被政治牽動引起的負面情緒了.
但是我真的很氣這個電訪最後的一個問題,只是用二分法的方式去導引被訪者的答案.
想也可以知道分析出來的結論可能會是多麼的灑狗血和分裂以及對立.

唉唉,政治實在不應該是朝這個方向來操弄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ddy 的頭像
Leddy

Leddy 搬到 leddy4life.blogspot.tw 了。

Led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bossma
  • 這位傳法師父說的我很認同ㄟ,我一直都不是太有政治立場的人,也對政治沒有啥熱忱的非狂<br />
    熱份子!!<br />
    不過對於這次倒扁聲浪,我也是用這位師父回給leddy的文章觀點在回答所有問我這問題的朋<br />
    友!!不應該用不同的標準來衡量所有政治人物!!包括道德!不過這樣說不代表我挺扁,我只希<br />
    望台灣會更好!!<br />
    希望藉由此次倒扁行動,可以讓未來的官員都可以當作借鏡,不會再肆無忌憚!<br />
    <br />
    以前人民沒有選票,沒有選擇總統官員的權利,所以在國民黨時代的政權是不容質疑的,因此<br />
    必須走上街頭或是灑熱血來抗議;如今,我們每個公民都具有投票權,為啥還要照以前的方式<br />
    來運作民意ㄋ?而阿扁是大家選出來的,當時可以明確知道他的支持人數,如今倒扁的人真的<br />
    有超過100萬嗎?或是有超過2004的"眾望"嗎?<br />
    阿扁目前沒有司法證明他貪污犯法,而罷免是唯一的路可以讓他下台,不過因為政黨維護,因<br />
    此這一方式失敗!!那我們人民若真的認定這一政黨是貪腐的,且不知悔改,那我們應該在2008<br />
    年發揮我們的權利讓所有那些不好的政黨下台!!而不是每天哪個總統怎樣了我們就要求下他<br />
    台!!這樣台灣不是會更亂嗎??<br />
    那我試問國民黨是絕對清廉的嗎?<br />
    我沒有政治立場但是我有國家意識,只希望台灣更好,人民更加進步民主,不要被操作政黨的<br />
    人愚弄,但是具有表達意見的權利!!不希望台灣淪為第二個菲律賓!!<br />
    <br />
    只是發表淺見,立場中立,就事論事!!我既不倒扁也不挺扁,或許這是台灣進步的必經之路,阿<br />
    扁就是那個被"殺雞敬猴"的雞吧?!
  • Leddy
  • Bossma:<br />
    能感受到你的熱情和渴望:D<br />
    每個人都有表達意見和希望台灣更好的權利.<br />
    但是也要小心謹慎,不要讓情緒被帶離到過於偏頗的局面.<br />
    說出的話,要謹慎的使用,如果會有人因此而更憤怒和傷心.<br />
    就停下來想想,是不是只能選擇這麼激烈的方式才能表達善意.<br />
    喔彌陀佛~<br />
    此外,這個文是昭慧法師寫的^^"<br />
    可能我沒有註名的很清楚,所以造成誤會了,已經補上囉.
  • bossma
  • 喔我有看到是昭慧法師啦!!只是想說用你的回文抬頭比較沒有帶立場說話!!<br />
    偶學猴~阿咪佗佛~<br />
    聽說今天圍城,希望不要有任何傷害發生,因為都是台灣老百姓還有那些必須執行公務的警察<br />
    們在承受!!
  • lupueta
  • 好棒的文章<br />
    可以轉貼嗎?<br />
    拋開個人政治立場.用心去看..<br />
    真的要用心看...
  • leddyang
  • 可以的,請用:)